当前位置:主页 > 正版管家婆综合资料 >

圣经揭秘 以西结书 神选召以西结作先知 异象不如说做梦

发布日期:2020-08-05 13:57   来源:未知   阅读:

  作者在上一章用了很长的篇幅描述“天开了、耶和华闪亮隆重登场”的情景,最后说听见一位说话的声音,我们正准备看看耶和华说些什么呢,结果分章了。这个分章的师傅就像是现代电视的编剧穿越到古代一样,竟然知道在最高潮、读者最期待的时候咔嚓停掉,说“别走开哦,下集更精彩”。

  作者说,他听到耶和华对他说话:人子啊,你站起来,我要对你说话。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他就感觉灵进了他的身体,使他站了起来。

  这话写的像武侠小说中的高手用内功阻止人下跪叩拜似的,看着是非常精彩,但是这个说法跟1:3有矛盾,我们前面说过,那句话的英文是说耶和华的手放在以西结的身上,如果解释为耶和华的灵降到以西结身上的话,就应该是通过手传进去的。同样比如武侠小说中的传功、或者更高明的吸功以及更更高明的北冥神功,都是要通过身体接触才行的。

  作者说,他站起来后,听到耶和华继续跟他说:人子啊,我差遣你到叛逆的以色列人那里去,这个叛逆的民族,从祖宗到后代一直背叛我,直到今日也不毁改,他们心里刚硬而且厚颜无耻,你去见他们,向他们传达我的话。因为他们本性叛逆,所以他们很可能不会听你的话,但是不管他们听不听,总之我让他们知道我已在他们中间兴起先知。

  我们读过前面的先知书都知道,圣经里扮先知的人都喜欢把耶和华编得特别啰嗦,说话毫无逻辑、颠三倒四、翻来覆去,我已经把原话重复的都去掉、改成尽量简单,但读者读起来可能还是感觉像老太太的缠脚布一样长,我读到这些时突然怀念起古龙小说里的一些大侠,他们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能说一个字绝不说两个字。

  你以为上面说的话就完了吗,不,还没有呢,圣经中耶和华平时说话就够啰,这次闪亮隆重登场当然要更啰,下面请继续捂耳欣赏可恶的连续不断的雷声(圣经里全能者的声音一般是指雷声):

  人子啊,他们全家都很叛逆,你在他们中间,就像住在荆棘、蒺藜和蝎子中间一样,但是你不要害怕他们,也不要害怕他们说话攻击你,不管他们听不听,你只管把我的话告诉他们。

  人子啊,你可不要学那些悖逆之家的人不听我的话,你要好好听我的话才行,来,张嘴吃我给你的东西,啊——

  作者说他看到有一只手向他伸过来,手上有一卷书,神将书卷在他面前展开,他看到里面外面都写满字,定睛一看,全是些哀号、叹息、悲痛之话。

  这最后一句话说书上写满字,全是哀号、叹息、悲痛之话,我忽然想起鲁迅的狂人日记里写: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古代的社会确实就是个“吃人”的社会,哪个国家哪个民族底层的人都很不好过,都是属于被吃的,都有很多哀号、叹息和悲痛,这主要是社会发展阶段的问题,跟人们想象出来的神没有关系,跟听不听人们编出来的神话当然更没有关系。

  俗话说,一将功成万骨枯,古代穷人磨难多,是人类发展必须付出的代价。没有古代的野蛮,就没有现代的文明。以前很多古人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那么苦,所以他们想出了宗教来麻痹自己,其实人类因为进化出高智商,在生物界里算是有盼头的了。人类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向前进,他们就算在古代最艰苦的时候,相对其它动物更恶劣的生存环境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而且在最近几千年的历史中,人类的发展虽然走了一些弯路,但是最终发展出现代科学和现代文明,以前受痛苦磨难的人若是真的在天有灵,知道人类的后代过上了以前想都想不到也不敢想的文明生活,他们也肯定会感到非常欣慰。

  上面这些话都是按人类发展客观而论的,但是如果换成有神的角度,全知全能的神哀号、叹息、悲痛或者使人们哀号、叹息、悲痛则是全然不能让人理解的。比如本章的这些话,神不停地指责以色列人从列祖开始就一直不听话,神如果全能怎么能在几千年里都拿他们没办法、不能使他们听话呢,他说以色列人心刚硬,按圣经里的话,不是神使人心刚硬,人才能心刚硬吗,神既然使人心刚硬,又为何因他们心刚硬而生气发怒呢。这个行为就像一个不聪明脾气又坏的儿童玩玩具,明明都是他自己摆弄,然后因为玩不好就发脾气,把玩具都扫到地上。这段话里有多处说,不知他们听不听、不管他们听不听,全知的神连他们听不听都不知道,怎么还能厚着脸皮说自己全知呢。当然,这些问题都不能怪神,要怪只能怪装神弄鬼编神话的人,他们编的内容太次。从第一章作者对耶和华登场的描述,我们可以看出作者已经非常努力地编故事,但毕竟因为时代局限,他还是有诸多考虑不周,以致留下很多漏洞。

  第9-10句说看到有一只手向作者伸出来,在他面前将书卷展开。这个手的主人是谁应该是很容易理解的,本章前面的“他”都是指神,后面的“他”当然也是指神,“他”既然将书卷展开,那么这只手的主人当然就是“他”。不过有的经学家可能觉得以神之尊贵和威武给人递书、翻书是否有失身份,既然他带了四个活物仆人,而且每个活物有四只手,这么多手不用白不用,为什么不用,所以他们解释说这只手可能是那四个活物中的一个中的一只手。

  这种搞笑的解读我们权当笑话即可,不过这个递书的情节作者是没有编合理,确实有些问题。按作者在第1章的描述,神的宝座是高高在天空上的,四个活物也是悬在天空之中,这五个家伙都非常庞大、离作者都是又高又远。他们在那么大老远,要给作者看书,用法力给作者抛个书卷过来悬空展示给他看还差不多,要伸手过来的话,这手得伸多长,相比神身体来说,比例得非常地不谐调,这么件怪事怎么一点都不令作者惊奇呢,按理说他也得像前面介绍神登场一样花点笔墨仔细描述一番才对。比如写神的手如何突然变长、从天上伸下来瞬间就到了他的眼前,大小粗细如何,材质如何,是像蓝宝石还是绿宝石还是玛瑙或者青铜色,皮肤细细不腻、毛孔粗不粗大、指甲光不光滑、手毛浓不浓密等等。试想,这么近距离看神的手,也许只有传说中的摩西有过,别人都没有过,他难得有这机会看到,怎么能不写明白一点、交待清楚一些呢。

  接着第3章的第一段,没有标题,仍是接着讲上一个故事。前面作者说神递给他一本书,他看了一下内容,里面写的全是哀号、叹息、悲痛的话,然后怎么样呢,作者接着说:

  耶和华对作者说:人子啊,嘴巴张开,你把这书卷吃了,吃饱肚子,好回去对以色列人说话。

  啊!这——这——,酱油也没有,醋也没有,这样怎么吃啊。作者那个时代西亚地区的书卷一般是用埃及的莎草纸编成的,莎草纸则是用纸莎草的茎经过很多工序制成,它制成之后又厚又坚韧,在有些存放条件好的地方甚至可以保存几千年都不损坏。这东西不是拿来吃的,可想而知,如果一定要吃的话会有多难吃、多不容易吃,可以说是撕不碎、嚼不烂、咽不下,勉强咽下去恐怕也不好消化,要吃坏肚子。

  上一段是我们的解读,但圣经里的作者没这样想,他对此根本都没表达惊异,张口就吃了神喂给他吃的书卷,并且吃完后还写,觉得口中其甜如蜜。看这样子是意尤未竟,吃了还想再来几卷,难道这书卷不是莎草纸编的,而是面包片做的吗。但是就像前面神的手作者没有仔细描述一样,对被他吃掉的书卷是由材质所做也没有具体描述。如果按惯常思维,没有特别说明,表明这书卷就是当时普通的书卷。

  不管是不是普通的书卷,作者这个情节都没编好。如果是普通的书卷,他应该惊异,这东西怎么能吃得下去;如果不是普通的书卷,他也应该惊异,心想这书卷是由什么做成,竟然是世上没有之物,既然书写,又能当饭,吃了还又香又甜。

  不知读者还记不记得,耶利米书也有写耶利米得到耶和华传送要说之话的情节,那只有简简单单一句线说,于是耶和华伸手按我的口,对我说,我已将当说的话传给你。我们前面曾说,耶利米书把耶和华放话放到人嘴里写得非常生动,但是也明显是虚假的,因为神如果能把自己要说的话直接塞到人的耳里、嘴里,就不必浪费时间说那么多话。只是说话作者也是不得不写的,因为如果他不编神说话的话,就不能蒙到人。

  在以西结书中,作者把传话的过程写成吃书,他可能觉得是一大创举、比耶利米书写的要先进,但实际上从神话的角度来说,却不如耶利米书写得有神性,很明显,吃书相比直接把话放到人的嘴里要原始很多,也麻烦很多。另外,这书是神写的呢,还是变的呢。如果是写的,那做神也太辛苦,竟然要写字,如果是变的,他既然能变,那还不如直接变到别人的肚子里或脑子里,即可省去吃这一环节,毕竟就算羊皮写的书,要吃下去的滋味也绝对是不好的。

  前面说,耶和华很啰嗦,所以他的话还没有讲完,那些话不宜放到书里一起给作者吃掉,因为全部都吃掉的话,作者没东西好写,故事就不能编下去,那可不行。

  耶和华说:人子啊,你到以色列家去,把我的话说给他们听。你要搞清楚,我不是叫你去跟那些说话难懂的外邦人说,而是要跟以色列人说。如果你去跟那些说话难懂的外邦人说,他们肯定会听你的话,但是以色列人不会听我的话,因为他们的额头都很硬、心都很固执。看吧,我已使你的脸和额头比他们的脸和额头更硬,甚至比钻石和火石还要硬,所以他们虽然很悖逆,你也不要害怕他们、不要被他们的脸色吓坏。

  人子啊,我跟你说的话,你要听进耳去、记在心里。你回到本国被掳的百姓那里去,不管他们听还是不听,你都要跟他们说,告诉他们这是我耶和华说的话。

  耶和华的话说完,作者感到灵将他举起来。当耶和华带着绚丽的光环升起的时候,他听到背后响想巨大的地震声音。

  这句话有另一个版本,说他听到背后有什么东西非常快速移动的声音,原来是耶和华的荣耀从他的位置(升起),或者说称颂耶和华的荣耀从他的位置(升起)。这个版本的句子不通顺,语义不清楚,可能是翻译不大理解原话的意思。

  下面接着的话仍是两个不同的版,分别接着上面的话,版本一说,那是活物的翅膀相互碰撞的声音和它们旁边的轮子所发出的声音。版本二说,我又听到活物的翅膀相互碰撞的声音和它们旁边的轮子所发出的声音,就像地震的声音一样。

  最后说,灵又将作者举起,带着他飞行,他感到痛苦且精神紧张,但是耶和华的手使他强壮(,他才感觉稍微安定)。最后他被带到提勒亚毕、就是迦巴鲁河边被撸的以色列人居住之处,在那里惊惶地过了七天。

  第5-7句说,你要是跟外邦人说,他们肯定会听你的话,而以色列人却不会听。我们以前就曾说过这样的话,在圣经里,外邦人比所谓的选民要听话,因为耶和华叫哪个外邦人来惩罚以色列人,哪个外邦人就听话地过来,就算来上耶和华的当,也坚决要来,而以色列人则是怎么都不肯听话的,不管耶和华怎么威吓利诱,他们总是要叛逆。实际上这些说法只是一些以色列人想象出来的而已,当然不是事实。他们这么想象,只是为他们的悲惨命运找一个解释,但这个解释是漏洞百出的。试想,神既然能使外邦人都听他的话,怎么偏偏对他的选民毫无办法呢。换一个角度说,几千年来世界上各个民族中,没有一个民族的发展是直都是顺风顺水的,每个民族都经历很多灾难,那么按照以色列人的理论,他们也都是不听耶和华话的。就亚述和巴比伦时期,除了犹大人屡遭灾难,附近民族的命运也都差不多,怎么能说他们都是听耶和华线句说,我跟你说的话,你要听进耳去、记在心里。作者写这句话的时候肯定忘记了自己上面所写的吃书情节。在他编的这个故事里神的话是神塞到他嘴巴里吃进去的,而不是耳朵听进去的,它能吸收就吸收一点,不能吸收的就从肛门排出去,总之不会到心里去。

  和合本还将记到心里翻译成心里领会,这就更有问题。神说的话如果是真理,那么就应该原原本本的记住就行,如果要心里领会的话,那么各人就有各人的领会,谁能保证你的领会是对的呢。你将你的领会告诉以色列人,结果因为你的领会不对,害了以色列人,那算谁的责任。

  因为圣经的话不明确、不合理和矛盾太多,实际上大部分人对圣经的领会是不同的,所以同样是基督教会分出那么多不同的宗派,同一宗派里甚至同一教会里人们的理解都不尽相同。当然分不同宗派也不全是领会不同的原因,更大的是利益不同的原因。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些现象都证明没有神,因为如果有神的话,他怎么可能容许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就像两个不同时间的表不能确定准确的时间一样,两个不同领会的宗派,就不能确定谁的领会是准确的,如果真的有神,神就应该把不准确领会的取消,只让准确的留下来。

  第12-13句话虽然有两个不同的版本,这两个版本都包含一种意思,就是耶和华的宝座不是像1:26写的那样在天空上,而是降到了下面,有可能是降到地上。如果不是降到下面,就没有从他的位置升起这样的说法。但是如果有降到下面,在第1章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交待呢。这应该也是作者编故事考虑不周的地方之一。第13句说活物飞起时翅膀互相碰撞,这种说法也与前面不同,前面只不过说彼此相接。彼此相接是可以的,但是飞起来翅膀互相碰撞,还发出地震般的声音就明显不正常,这样翅膀就算不会碰坏,也绝对是不方便飞行的。

  第14句说灵带作者飞行,他感到痛苦且精神紧张,但幸好耶和华的手使他强壮。经学家们说,不知道他为什么感到痛苦,他们猜测说可能因为身负重任而自觉能力不足,和合本说他除了痛苦还灵性愤激,经学家们说,他可能是为以色列人犯的罪孽而激愤。其实这里作者应该是表示飞行让他痛苦和紧张,他写的痛苦和紧张并不是真的想表达痛苦和紧张,而是想替主人公向以色列人显摆:我飞行过,好刺激、好可怕喔!后面第15句说在那里惊惶地过了七天,这个惊惶是指他经历了异象这件事心神不宁,其用意也是跟上面说的痛苦和紧张一样:我见过耶和华,好吓人,好恐惧喔!他写的这些感觉目的都是想让人们相信他说的故事是真的,他希望人们这么想:要不是真的就不会有这么真实的感觉。

  我们前面分析过,作者写的这件事在天上和地上都搞出很大的动静,又打雷又闪电又地震又火烧又彩虹,如果真有此事,不说远的地方,周围肯定有很多人看到、听到、感觉到,但实际上不管是历史文献还是圣经里面都找不出这样的证据,造假是明显的。其实在圣经里很多所谓的异象是说做梦,我要是生活在古代且认识这个作者,我倒可以给他一个建议,不要将这件事写成实事,将其写成一个梦,这样的话就不管有多荒诞陆离,别人绝不能说什么,因为不管别人有多么不认同都不可能跟一个梦去较真,而对迷信的人来说,写成梦的效果一点都不会减少,他们还是会深信不疑。